frk-2008

刘高倬同学回昌与中学同学聚会

    5月20日下午,刘高倬同学与夫人和南昌三中同班老同学聚会。先游了瑶湖,后在五湖大酒店聚餐。参加的同学有黄坚、徐 宝珍、喻尊华、邓士华、徐顺根、邓康珍和傅荣楷。

刘高倬同学回昌与中学同学聚会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刘高倬同学回昌与中学同学聚会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刘高倬同学回昌与中学同学聚会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刘高倬同学回昌与中学同学聚会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刘高倬同学回昌与中学同学聚会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刘高倬同学回昌与中学同学聚会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刘高倬同学回昌与中学同学聚会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傅荣楷   摄影并报道)

《张礼香与南昌三中》首发式在南昌三中新校区隆重举行

  5月18日上午,新书《张礼香与南昌三中》首发式在南昌三中青山湖校区国际楼报告厅隆重举行。知名校友刘高倬、欧阳忠谋等老校友及部分学生代表,共计420余人参加了此次首发式活动。

  《张礼香与南昌三中》这本书由老三中百多名退休教师和校友撰写、出版,翔实记录了老校友对张礼香校长的感恩之心,抒发了他们对母校三中的深厚感情。

  首发式活动由杨圣宏副主编主持,介绍了参会嘉宾。主编陈公重致辞,介绍了编撰工作的由来和经过,以及作者和编撰人员的感人事迹。南昌市教育局局长谢为民、南昌三中校长许建成、知名校友代表欧阳忠谋、张礼香亲属代表张平分别为我们做了精彩的发言。知名校友向母校赠送了歼10飞机模型,简单介绍了研制成果的意义。南昌三中优秀学生代表献上了深情的诗歌朗诵,表达对三中的赞美。

  陈公重主编代表编委会向南昌三中赠书100册;蔡愉副主编代表编委会向张礼香亲属赠书10册。

    最后,老三中文艺宣传队和新时代三中在校学生进行了精彩的舞蹈、乐器演奏慰问演出。

                         (傅荣楷  以网络资料整理辑录)

《张礼香与南昌三中》首发式在南昌三中新校区隆重举行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张礼香与南昌三中》首发式在南昌三中新校区隆重举行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张礼香与南昌三中》首发式在南昌三中新校区隆重举行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张礼香与南昌三中》首发式在南昌三中新校区隆重举行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张礼香与南昌三中》首发式在南昌三中新校区隆重举行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六)

    (傅荣楷)

                     (六)

  盛大隆重的电子科大60周年校庆活动结束了,我们这次旅行的预定计划都已经圆满完成。考虑到将来也许没有机会再来成都,我们预留了两天时间在成都游玩。与全国各大城市的飞速发展一样,成都市内街市的热闹繁华可想而知,但是更吸引我们观光兴趣的地方还是郊外的风景区。

  电视广告词说道:“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 这两个地方我都到过。老伴2004年到过都江堰,没有去过青城山,她想去青城山游览。“青城天下幽”,这是一个值得一游的地方。我们预先得知,去青城山最方便的交通方式是坐铁路动车。然而,动车票本来平时就难买,现在又是国庆期间,临时抱佛脚,谈何容易。王老师听说我们要去青城山,就在网上帮我们搜寻,也实在买不到票。我建议改去其它地方,可老伴“问道”心切,不计代价也想去青城山。

  9月30日 一大早,我们从沙河校区出发,坐出租车去茶店子,想到那里的长途汽车站,转班车去青城山。成都的交通平时就拥挤,现正是国庆假期,交通堵塞严重。出租车司机开车先向东,想上高速路后再往西。到9点多钟还在东郊转,这样不要说的士费会很高,到达青城山的时间要到下午去了,哪里还有玩的时间? 于是,我们当机立断就近前往成都熊猫繁育基地参观,至于明天还去不去青城山,是否改去新都桂园,到明天再说。

  我们到达熊猫基地,刚下出租车,就碰到一家三口南昌人。南昌人讲话独特,只要听到南昌话就可以肯定说话者一定是南昌人,因为别的地方包括南昌所属市县的人都不讲南昌话。小俩口带女儿来成都旅游,熊猫基地是必然要到的地方。我们用南昌话打招呼,大家都很高兴。

  进入熊猫基地大门,就看到右边有一座熊猫大塑像,高大威猛,活灵活现。我们先和这只大国宝合影。虽然这只大熊猫并不是真的,但它愿意和所有游客合影,合影效果也挺好,而真的大熊猫我们是不可能近距离接触到的。

  这个熊猫基地,我在五年前回母校聚会时和同学们一道来过。可能是上次来去匆忙,也可能是熊猫基地进行了扩建,我发现园区内可游玩的地方增加了一些。我们先来到左边的小熊猫区,进入了小熊猫的居住园区内,与小熊猫亲密接触。大花脸、长尾巴的小熊猫和我们一道在木板步行道上一起行走,离开我们后又轻巧地上树,一点也不认生,更无怯意。我们到最高处的月亮产房,参观大熊猫的居所和游乐场,再到达了最高处看园区全景。这些都是上次没有到过的地方。

  这次参观最大的收获是,我们看到了出生不久的熊猫宝宝。在熊猫别墅区,在太阳照射得到的草地上,分散摆放有三张铺有绿毯的展台,每处各有三只刚刚长出黑白新毛的熊猫一动不动地在睡觉。这里吸引了大量游客驻足围观。这一幕平时很难看得到,大家都觉得稀奇。据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前一天情况更为火爆,有23只刚出生的熊猫宝宝全部集体亮相,在展台上躺了一大片,全国观众都大开眼界。不过,我们是现场亲眼所见,感受当然不一样。

  时近中午,我们游览了天鹅湖之后来到园内的玫瑰苑餐厅,花高价吃了两碗面(每碗25元),不过得到了相应的特殊待遇:在餐厅外的餐桌边的大藤椅上休息,在大太阳伞下美美地睡了一觉。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出景区大门,准备到近处的地铁站回电子科大宾馆。这时,我们惊喜地发现,在路边的景区服务亭可以买到明天9点30分从武侯祠去青城山的直通票。原来,成都市政府为了方便游客、促进旅游业发展,专门开设了旅游景点之间的定时直通车,票价按市内交通加导游费结算。我们每人从市内到青城山来回只要58元。这样就解决了我们无法前往青城山的难题,既方便,又省钱。我们高兴极了。

  为了明天的旅程顺利,我们决定先乘地铁3号线到武侯祠探路,顺便到那里去游玩一下。到达武侯祠后,我们落实了等车的地点,就在附近转悠。武侯祠我们以前去过,为节省时间没有进去,就到旁边的新景点“锦里”游玩。

  “锦里”是类似于重庆磁器口的、集乡土文化和小商品贸易为一体的旅游景区。磁器口是以原有古镇为基础改造而成;锦里则是全新规划开发。由于在成都市内,又在重点名胜武侯祠旁,锦里的人流更为密集,且一直营业可至深夜,经济效益可观。从营业的土特产来看,锦里的品种更为丰富。不过锦里的名气没有磁器口大,究竟磁器口是千年古镇,嘉陵江的古埠码头。

  因为第二天要远行,我们五点钟太阳未落就往回赶。突然我的左眼剧痛,泪如泉涌。我在路边靠墙休息了一会儿,等症状稍缓,才继续赶路。从地铁红星站口出来,天气突变,乌云密布,要下雨了。 我们并不担心,因为这次旅行中,老天爷一直很照顾,一旦我们出发游玩,天气就会转好,我们没有一次挨过雨淋。

 

  10月1日 国庆节,天气果然晴朗。由于来回行程已经由旅行社定好,我们不急不忙地按行程要求来到武侯祠上车点。旅游车准时发车,车上只有三分之一的游客,到市内“宽窄巷子”景点,才上满游客。汽车中途不停站,一直开到了青城山的汽车停车场。导游帮我们买好缆车票、观光车票,交待完注意事项和回程开车时间,将我们送上观光车,就由我们“自由行” 了。

  青城山我以前到过,大致路径我知道。根据我们现在的体能状况,我们决定上山坐缆车,下山步行。上山步行是为省体力,下山步行是为看到主要道观和风景点。如果都坐缆车,那就只能看到很少景点,这趟旅行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青城山是川西著名旅游和避暑胜地,其特点,一是山高、树大、涧深、林幽,空气清新,风景秀美;二是道教名胜古迹多,山下、山腰,山顶都有,道教文化蕴藏深厚。如果要走遍前山后山的所有景点,深入了解青城道教文化,那需要很多的时间,我们当然只能走马观花了。

  今天正值国庆节,青城山游客非常多,步行山道上游人不断,道教宫殿里更是人群扎堆。我们从左边经过月城湖坐缆车上到上清宫,游玩完山上景点后从左边下山。我们边走边休息,山上可休息和用餐的地方很多,非常方便。步行路段主要是向下,下山比上山要省力,但比走平地还是要难些,特别是有些地段很陡,道路很窄,只能一人通过,我们要侧着身子、横着脚板,小心翼翼地往下行。

  我们游玩时非常注意掌握时间,开始时不紧不慢地边看,边照相,边休息,在祖师殿、天师洞一带还稍事停留。当我们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下山。没有想到下山的路还挺长,走了很久总到不了山门,越走越紧张。最后还是在规定的时间五点正到达了停车场。我们是最后两人,但没有迟到,但累得够呛。

  旅游车行驶在返回成都的大道上,我们在车上心情不再紧张,终于可以放心休息了。老伴想游青城山的愿望达到了,尽管没有看到青城山太极晨练的场景,但是能够实地观看到以前在电视上常常看到的景观,心中还是满意的。在车上,我的左眼又开始剌痛、流泪,这是个不好的信号,必须予以高度重视。我意识到,长时间高强度地连续奔波,眼睛没有得到保养和休息,今后不能再像这样长途旅行了。

 

  10月2日,我们收拾行装,准备回家了。由于两个月前就买好了回南昌的卧铺票,国庆节期间旅客再多,我们也用不着担心了。

  校庆活动结束后,大多数同学都陆续离开,我们班的会务组也撤了。最后走的除我们以外,还有张德义夫妇、胡家元、马芳贤等同学。王老师一次、又一次到宾馆来看望尚未回家的同学,还请在宾馆逗留的同学聚餐,直到大家都离开。最后一天早餐时,碰到了611班的何绍逊校友,他们班来的人也很多。他在江西吉安的834厂工作,是技术骨干,还是一位画家。这个厂子我在江西省通信学会工作期间去寻访过,是一家制造电话交换机的大工厂,那里有很多通信学会会员,其中有不少为电子科大有线系的校友。我们看了他平板电脑上的画作,水平很不一般,特别是他画的葡萄,像真的一样,令大家十分惊奇。没有想到我们学校不但出了许多科技专家,还出了这样水平极高的画家。科技专家我见过很多,知名画家我也见过不少,可是科技专家又能成为知名画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令人佩服。

  下午一点,我们到达了成都火车东站。这是新建不久的高铁车站,高大气派,设施现代化程度很高。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车站整体设计新颖,布局合理,且非常适用。车站的候车室全在上层,下边有十多条铁路线,上面旅客候车区与下面进出的列车一一对应。上面候车区辟有很大的空间开有众多商店,提供购物、饮食等服务,极大地方便了来往旅客。

  我们进入车站后,前后有多位戴着小红帽的、推着运物小车的人来找我们,他们不是“志愿者”,是提供有偿服务的。我们只要交60元钱,就可享受VIP待遇,提供休息地,帮忙运送行李上火车。我们心中清楚,我们不是财大气粗者,自己做得了的事还是自己做,能节省的地方还是应该节省。 古诗曰:“高处不胜寒,何似在人间。” VIP是高收入上层人士,我们是基层百姓,习惯自己的生活方式,还是足踏实地为好。

  在候车区里我们发现,原先各大车站都设有的“老年候车室”如今没有了,代之以候车区的“老弱病残专座”,上面坐满了正在打瞌睡的年轻人。我们到处转悠,终于找到一个座位,我让老伴坐下看着行李,我就到各商场、饮食店闲逛。

  我们终于等到了上车时刻,来到我们订好的卧铺前,将难搬的大拖箱放在铺前,开始给孩子们发短信,报平安。列车悄然无声起动,向着我们的家乡飞速前进。

 

  我在古稀之年的,历时18天的长途旅行胜利结束了。在此期间,我游览了宏伟的三峡大坝和充满诗情画意的高峡平湖,体验了优越高雅的高档次生活;我看到了重庆城市的巨大变化,会见了年轻时代的老朋友盛彬学友;我旧地重游寻访到了五十年前生活的乡村和乡亲,会见了老年时期结识的新朋友重午先生;我参加了母校校庆甲子盛典,与同窗共读的同学们和我们永远的班主任王老师再次相聚,共叙友情。我多年的愿望都已经实现,从此无所牵挂,可以安度晚年了。

  夕阳无限好,彩霞映蓝天。心底无遗憾,能活一百年!

    (全文完)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六)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六)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六)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六)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六)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六)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五)

           (傅荣楷)

                                      (五)

  9月26日,我们乘快巴离开泸州,北上成都。泸州至今仍没有开通铁路客运,只能坐汽车。过去来往成都与泸州,最方便的方式是经铁路和公路转接,转接点在隆昌,路上要一天多时间。现在有了高速公路,坐汽车直达,路上只要四个小时了。不过,过去在成都至隆昌的火车上,可以看到沱江一带秀丽的山水风景,在隆昌至泸州的汽车上,可以看到千顷稻田绿浪翻滚的田园风光。现在,在高速公路上只能看到平坦宽阔的公路,以及两边连绵不断的绿荫树丛,景色虽好,但略显单调。一路上,如果不看路标,你搞不清楚汽车是行进在四川盆地,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

  车过龙泉驿,下了高速公路就进入了成都城区。以前这一带是东南方向的偏远郊区,现在这里人口密集,成都汽车客运总站、成都铁路东站都在这一带。成都城区不知扩大了多少倍了。

  下午二点多钟,我们到达了一环路东段旁的电子科大老校区的电子科大宾馆。这里是我们当年读书、生活的地方,我对校区和周边环境很熟悉。走进宾馆大厅就看到了614班的接待处,一张条桌上的大红纸上写着:“欢迎614班老校友感恩载誉归来”。刚到宾馆,就碰到了先行到达的王才坤、陈邦秀等一些同学。会务组侯大远同学引导我们在宾馆接待处办理登记入住手续。宾馆服务员给我们安排在614房间。真巧!客房号就是我们的班级号。就是说,在母校甲子大庆时,我们住在了“母校的宾馆”、“614的房间”。这使我感到十分的惊喜,也有几分得意。

  五年前,我曾经回母校参加过55周年校庆和班聚会。和我们班同学上次聚会安排相似,这次聚会也是第一天本班开庆祝座谈会,第二天到近郊游玩,第三天参加母校校庆活动。这次电子科大60周年甲子大庆,正是我们班入学55周年和毕业50周年,故我们班这次聚会称为“双庆”活动。

  傍晚,会务组在宾馆食堂举行欢迎宴会,欢迎外地来的同学和家属。由于在网络上的微信群中长时间串联、酝酿,报名参会活动的同学很踊跃。但是,也有已经报名的同学,如穆武林、吕文德等,临时因健康原因没有来成。由于我在五年前回来过,大多数同学都见过,但是这次见到了五十年来从未见面的王诗民、彭永伦、刘素秋、伍平洋、马芳贤等同学,也见到了早就知道但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张德义夫人马维真。实在难得,令人高兴。

  我们的班主任王明东老师和夫人潘老师也来参加晚宴。师生欢聚一堂,整个宴会厅里热气腾腾,热闹非凡。大家频频举杯,为母校的甲子华诞,为我们再次相聚,为大家的身体健康、晚年幸福干杯。

 

  9月27日上午九时半,电子科大614班以“回首、感恩、友谊、健康”为主题,喜迎“双庆”座谈会在沙河校区主楼335室隆重举行。到会的有原班同学48人,家属11人。614班班主任、原电子科技大学党委书记王明东老师,潘明莲老师,以及电子工程学院党委书记李会勇、党委副书记田广和、校友联谊总会办公室副主任王婉秋,应邀参加了此次活动。

  李会勇书记代表学院致了欢迎辞。王明东老师深情地回顾了他与614班同学的深厚感情。614班同学在校期间,他与大家同吃、同住、同学习,也一同参加各种社会活动。我们毕业以后,他到全国各地去时都要探访在当地工作的614班同学。长期交往建立的感情是师生情,更是朋友情。他为614班同学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国家作出的贡献感到高兴。王老师的真情讲话使我产生共鸣。我深深的知道,我们614班同学至今能够有如此强的凝聚力,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有一位好班主任,一位与学生同心同德、亲密无间的班主任,一位几十年来一直关心着我们的班主任。

  我们班向几位到会老师表示感谢,并赠送了书法作品和书籍,向母校汇报,表达我们对母校培育的感恩之情。电子工程学院领导给我们同学和家属赠送了校庆服、纪念章和学院介绍等资料。

  座谈会气氛隆重热烈,而又轻松随意。座谈发言时,首先宣读了没能到会的同学的发言稿。他们为不能前来感到惋惜,表达了对会议的祝贺和对大家的问候,以及心中的感想。大家发言中回首往事,畅谈感想,表达同窗共读的友谊、久别重逢的喜悦、人生历程的感慨。会议期间,在得知这次没有准备摄像设备的时候,我主动使用自己的录像机担负起记录影视资料的任务。这就使我听取大家发言时,难以全神贯注。不过,有了录像资料,我可以回来后重新再看、再听,非常方便。

  上午座谈会休会后,大家在主楼前合影。接着在学生食堂的万友餐厅就餐。下午,座谈会改在附近的某学院的会议室继续进行。

  下午的会议没有来宾,开得依然热烈。主持人以点名方式要各小班不同情况的同学发言。同学们没有讲稿,没有拘束,坦露心声,畅所欲言。我为同学们的真诚与热情所感染,心潮涌动,在没有点到名的情况下请求发言。

  我首先就能够再次参加聚会表达了自己的喜悦心情。接着,我对有同学发言中提到我时用了“大作家”这个名号,发表了不同看法。我说,我不是作家,我是科技工作者。作家有深厚的文学功底,为吸引读者,需要精密构思,精心创作。我的书是我工作和生活历程的真实纪录,它反映了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经历和历史背景。我的书是卖不到钱的,但对于后人研究我们所处的时代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我的书写的都是真实的事情,都是健康、正面的东西。事实上,我人生经历中也碰到许多社会上不良现象,也接触到社会的阴暗面,我没有把这些事情写入书中。这是因为这些事情,有的与书的主题无关,有的对社会没有好的影响,起不到积极向上的作用。

  我想对老同学们谈谈书中没有写入,但内心深处难以忘记的一些轶事,因为有的同学很关心,曾经向我提起过。这时,会场上乱哄哄,大会小会同时开,没有多少人在认真地听我讲话。于是我终止了发言,因为我觉得大家并不关心,没有必要再讲下去了。

  同学们的会上会下发言在继续,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会务组通知了第二天的安排,到龙潭水乡去休闲游,那时大家还有很多交谈的机会。

  晚上,我们得到入场卷,进入体育馆,观看“共忆青春·沙河之畔文艺晚会”。这是沙河校区各学院师生精心准备的、为校庆献礼的一台文艺节目。参加演出的师生表演认真,台上演员们个个生龙活虎,台下观看节目的师生欢声雷动。我们究竟是老年人,一整天开会下来就有些累,晚上的热闹我们有些不适应,就提前回来休息了。

 

  9月28日,是“双庆”活动最轻松、最悠闲的一天。这天天气晴好,大家九点多才出发,三三两两,前前后后,搭乘14路公交车前往“龙潭水乡”景区游玩。

  我们走到景区前的广场,就被高大气派的门楼吸引住了。大家纷纷照相留影。进到里面转悠,到处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好像来到苏州古镇,给我们耳目一新的感觉。然而奇怪的是,园内空空荡荡,游人极其稀少,商埠大多关门歇业。据打听,三年前开园时可是另一番景象。这里是成都有关商家用四年时间,花20亿元资金打造的“成都清明上河图”,开园前三天,游客达13万多人。这样迅速衰败的原因,可能是地处偏僻,周围又没有配套娱乐设施,成都周边可游玩之处又很多,成都人对这里失去了新鲜感。游人少了,商家撑不住了;商家少了,游人就更不来了。

  游人稀少,正好方便我们休息、聊天和闲逛。会务组选择一家名叫“山珍九斗碗酒楼”的茶社兼饭店,作为我们全天活动的驻留地。大家先到屋后小河边休息。河边绿树成荫,一张张小桌旁撑着大大的遮阳伞,四周放着宽大舒适的藤椅。大家三三两两选地方坐下,喝茶聊天,吃花生,嗑瓜子,好不自在。小河对面也是同样的休闲店家。从河边栏杆上可以看到河水中有长长的石龙昂首瞪眼,神气活现。同学和家属们中有麻将发烧友,相约打起了麻将,也有坐久了想动一动的人,起身到处溜达。

  午饭后稍事休息。会务组组织大家开了个小型联欢会。同学和家属们都充分展示自己的文艺才能,有的朗诵自己写的诗歌,有的唱起青年时代的革命歌曲,也有家属表演了越剧,整个会场高潮迭起。像龙海涛、伍平洋这样的文艺高手单独演唱,像我这样五音不全的人就参加分小班的小合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打靶归来》、《让我们荡起双桨》,一首接着一首,高亢的歌声在园区回荡。正如歌声中唱道:“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我们这些老年人仍然有颗永远年轻的心!

  联欢会结束以后,大家自由活动。我们到园区各处走走,观景照相。这个园子很大,占地220亩,里面分入门景观区、商务酒店区、餐饮娱乐区、水乡街市区、传统工艺区。我们看到的景观还是很有意思的,街上有雕塑,水中有荷叶,布局精心,景物精致,设计者真是下了大功夫。可惜的是,水中的船停了,街上的店关了,街上行人稀少,秋风中显现出寒意。不过据我看来,对照于全国各地景区人满为患的景象,在这里可以静静地、好好地游玩,还是很一错的,人们在这里也许还能体会到些许古代人们生活的气息。

  明天是大庆之日,我们没有过久逗留,傍晚时分就返回了学校宾馆。

 

  9月29日,电子科技大学建校60周年总结暨“双一流”建设动员大会在清水河校区体育馆隆重举行。6000余名海内外校友和师生员工欢聚一堂,共庆电子科大甲子生日。

  我们6点钟不到就起了床,7点30分从沙河校区出发,8点15分到达了清水河校区。清水河校区内到处是醒目的标语和飘扬的彩旗,一片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我们身穿电子工程学院发给的浅蓝色校庆服,佩带校庆纪念章,胸前挂着校友证,在体育馆外等候。

  广场上聚集的校友越来越多,许多学生志愿者在主动为大家服务。头顶上还有无人机飞过,可能是在摄像。我们到签名墙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向母校报到。在众多的队伍中,我们614班队伍庞大,引人注目。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像有些班级一样预先准备自己的班旗或是标示牌。我们按入场顺序排好队,经过安检区。负责安检的校友对我们微笑,让我们这些满头白发的老校友免检通过。

  9时正,校庆典礼入场式正式开始。来自国内外的45个校友会的代表队先行入场,我们老校友团队压轴,最后进场。当我们到达入口处,走上红地毯时,夹道欢迎的师生们挥手高喊“欢迎!欢迎!”,欢迎的阵式浩大、隆重热烈,动人心魄。我们心情激动,频频挥手答谢致意。

  进入体育馆内,广播喇叭中高声播报;“现在进场的是614班的同学们,欢迎学长学姐!欢迎你们回家!” 我们缓缓行进,心中在说:“回家的感觉真好!”

  高大的体育馆内灯光明亮,二三层看台上坐满了师生。我们安排在中心区的右边,周围全是远道赶来的老年校友。这是特意为老校友安排的VIP区。

  9点30分,大会在庄严的国歌声中正式开始。大会由电子科大党委书记王志强主持。教育部和四川省的有关领导参加了大会,并致词祝贺。校长李言荣作了《甲子成电信息天地》的主旨报告。报告回顾过去,展望将来,提出了今后的发展目标。这表明,电子科大的庆祝大会上不仅仅是庆祝和欢乐,而且不忘初衷,开拓进取,充分体现了《求实求真 大气大为》的校训精神。

  10点45分,大会议程结束,开始庆典文娱表演。场内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台上歌声和音响震耳欲聋,台下荧光棒摇晃,掌声如潮。场内空中还飞过了小型无人机,更添一份热闹。节目个个精彩,我觉得有一个节目最有意思。在“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背景乐声中,一位女博士讲述了自己对老师教育培养的感激之情,她请出了自己的老师。而这位老师谈了自己的感言之后中,也请出了自己的老师。就这样下去,台上站出了年龄不同的一大排老师。师生之情,真挚感人。

  当我看到92岁高龄的顾德仁老师出现在台上时,心中非常高兴和感慨。顾老师教过我们班的课程,我是我们大班的课代表,与顾老师接触较多。我记得他,印象深刻,而他不一定记得我,因为他的学生太多、太多了。

  12点半钟,演出在欢呼声中结束。我们在志愿者的引导下,到一个很远地方的学生食堂吃饭。当天就餐的人很多,排队花费了很长时间。在食堂里我见到了我们江西校友会的代表。得知江西只来了四个人,觉得有点寒碜。江西年轻校友工作都很忙,来不了很正常。我们两位老校友又随自己班级活动。这几位挤出时间远道而来的校友,是江西校友会的骨干,为我们撑起了江西校友会的大旗,值得我们点赞。在食堂外面,我还碰到了南昌籍老校友魏进,他携爱人从广州经南昌来成都。我们在南昌见过面,这次又在母校相会,我们都很高兴。

  电子工程学院是由我们原二系(雷达系)逐步发展起来的,所以我们614班同学由电子工程学院负责接待。电子工程学院领导自始至终都关心照顾着我们。庆祝大会结束以后,院领导安排我们到电子工程学院的教室里午间休息,后又安排我们乘校内观光游览车在清水河校区转了一大圈,并在西湖、东湖观景点休息。西湖风光秀丽,还有喷泉助兴;东湖视野开阔,还有野鸟点缀。母校身处园林之中,使我们心情舒畅。我早知道,电子科大的银杏秋色全国有名,可惜未到深秋,没有能够看到这金灿灿的迷人的秋景,心中有些感到遗憾。到傍晚,学院领导还在校外一家餐厅招待我们享用自助餐,晚饭后与我们大家一一道别。

  我们回母校参加庆典活动,就像回到久别的老家一样。母校各级领导和校友把我们当贵宾接待。参加大会时举行了非常隆重的入场欢迎仪式,走红地毯,夹道欢迎,时时刻刻关照我们。母校学生中有数以千计的志愿者在为我们服务。每一位同学和家属为此都深为感动。

  在商品化的社会里,人们把VIP当成了有钱人的代名词,对他们尊重有加。那些并不富有的人,如果愿意花钱,也可以在一定的场合和一定的时间段内,享受VIP的待遇。然而,母校把我们当贵宾,是因为我们曾经在这里接受教育,到社会上为祖国勤勤恳恳奋斗一生,为人民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为母校争了光。现在到了古稀之年的学子们,不远千里感恩载誉归来,母校领导和校友们为我们感到高兴和自豪。他们对我们的热烈欢迎和高规格接待,真诚而热烈,这是用多少金钱都买不到的。

  晚上近8点钟,我们回到了市内的沙河校区。成都同学和部分外地同学就和我们告别回家了。大家久久地握手,互道珍重。现在我们班在网络上有了微信群,只要在手机上指头一点,就可了解最新信息,也可相互聊天,就像天天在一起一样。不过,亲身到成都聚会,可以面对面促膝谈心,还是有所不同,我们千里迢迢到成都赴会,不虚此行,值得纪念。

    (未完待续)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五)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五)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五)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五)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五)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五)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五)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江西 傅荣楷)

     (四)

  9月23日中午,天低云暗。我们从重庆出发,乘快巴走高速公路前往泸州。我们坐在最前面的座位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前方的道路和两边的风光。路途中雨水时落时停,窗外原野雨雾蒙蒙,两边的原野郁郁葱葱,一片片苍翠的树林,偶尔出现的农家小屋,在两旁匆匆滑过。车内寂静无声,旅客们大多都在午休,我毫无倦意,看着窗外的景色陷入了沉思……

  1965年5月,成都电讯工程学院3800名师生,奉命到四川温江、乐山、宜宾、泸州等地参加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四清)。我和易国兴同学分配在泸县奎峰公社和平大队第四生产队,住在社员袁之明的家里。我们和社员同吃、同住、同劳动,时间长达半年。那时候的和平四队地处偏僻封闭之隅,社员分散而居,过着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那里的山山水水,那里勤劳纯朴的社员,给我了留下了难以忘怀的美好印象。现在那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那里的乡亲们生活过得还好吗? 

  汽车在长江两岸来回穿越,到达泸州黄舣镇后,再次向北跨过黄舣大桥,进入了原奎峰公社的地域。汽车在平直的成遵高速公路上向前急驶,两边丘陵地上树木葱茏苍翠,不时出现二层式农家小楼,但是看不到记忆中的层层稻田和乡间小路。原先的和平四队在哪儿呢?

  长途快巴驶下高速公路,进入了泸州市区,到达了泸州长途汽车中心。重午先生早早来到车站等候,接到我们后,同夫人和侄儿一道,将我们送到了网上预约的四川巨洋国际大饭店。

  重午先生是我去年在网上认识的新朋友。我在网上偶然看到了重午先生的博客,引起我的强烈兴趣。我了解到,重午先生是一位知识渊博的文化人,诗词、书法、绘画和摄影诸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他爱好旅游,擅长七律诗,其《重午诗稿》用近千首诗记录了他的旅游经历和体验,配以历史、地理、文化背景介绍和精美的摄影作品,形成完整的、图文并茂的专著。这样高水平的文学艺术精品,是一般文学爱好者难以企及的。我感觉到,这是一位值得尊重和学习的朋友。于是我们在网上建立了博友关系。后来,在对话中我惊奇地得知他也姓傅时,更增加了亲切感。我退休后从事文化研究工作,认识了国内外众多的傅姓人士。我们的对话又增加了一个热门话题。今年初,当他得知我曾在泸州工作和生活过,非常想旧地重游时,表示大力的支持和热烈的欢迎。

  我和重午先生素昧平生,现一见如故。为帮助我们方便地在泸州市内和近郊游览,他把我们作为贵宾接待,特意要他的侄子从宜宾开来一辆轿车,专门陪同我们游览。我心存感激的同时,也有些忐忑不安。重午先生仪态从容,心态平和,话语不多,办事有条不紊。他了解我们的愿望和打算之后,作了初步安排,要我们先休息,待我们在宾馆住下后,就离去了。

  我们入住的巨洋国际大饭店,是一家五星级宾馆,配套设施齐全,除旅客住宿外,还接待大型会议。前厅非常高大,建筑设计和装潢的豪华程度超过在重庆住的酒店,然而人员素质和服务水平则有所欠缺。我们住在第33层,室内布置与重庆的差不多,不过临窗可以极目远眺,看到非常远的地方。

 下午五点钟,重午先生和夫人准时来接我们,坐车游览泸州市容。我们经过龙马潭区、江阳区的多条街道,通过了沱江上的几座桥,在城市内到处转悠。晚上,重午先生请我们共进晚餐,吃泸州火锅。

  泸州的城市面貌变化很大,市面繁华热闹。由于我在泸州期间完全是待在乡下,没有进过城,只是在四清结束在泸县小市集结时,匆忙过沱江到城里去看了一下,印象不太深。那时的泸州老城就只有现在的江阳区的一部分。沱江汇入长江处的小市,就是以前的泸县治所。现在泸州城的规模不知大了多少倍了。有了自驾车的便利,我们看了很多地方,只觉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大概的方位是知道的,但具体的街道认不出来,就连我们吃饭的小店在什么位置,我现在也搞不清楚。

 

  9月24日,天气阴沉,偶尔飘着小雨。我们按计划去洞窝峡谷风景区游览,并试探寻找我五十年前在泸县四清的村落和老乡。出发时不太顺利,返回取物,路途寻路和堵车,耽误了不少时间。可能是外感风寒,我在车上有些晕车,感到恶心,很不舒服。仅20多公里的路程,到近11点才到达。

  我们在洞窝景区的大牌楼前停了车。我下得车来,伸展身躯,呼吸新鲜空气,身体不适感顷刻消除,精神状态恢复。这里是洞窝景区的停车场,离景区大门还有200多米的距离。此时,雨已经完全停止了。我们沿着左边的靠山林荫道步行,来到了景区的大门口。宫廷式大门上的横匾上写着:“洞窝廿景”。

  我们购票进入景区向北走,首先看到的 是右边有一座跨越龙溪河的铁索吊桥。对岸是百多米高的悬崖陡壁。我判断河对面那边应该就是我们和平四队的地盘了。这边当年是泸州化工厂四车间,是军工禁区。两边隔绝,中间没有一座桥相连。我曾经有一次到悬崖下的两户社员家走访,看到这边悄无人烟,非常神秘,不敢久留,以后没有再下来过。

  我们来到一尊巨大的金光闪闪的大佛面前。大佛笑容满面,半坐半卧,望着对面的悬崖,身上爬满上百小童。这里是洞窝峡谷景区最有代表性的人工景点,吸引游客瞻仰、信徒顶礼膜拜。此时游人很少,我们一行引人注目,有人迎上前来兜售香烛,引导烧香拜佛。

  前面还有电站、洞窝、瀑布等许多景点,非常值得 一看。而我无心逗留,急切地要上对面山上去,寻找老乡袁之明。千里来寻故地,时间有限而紧迫,我要同行诸位在景区游玩,我一个人先行上山去探路。

  我急急忙忙地经过企业桥到了对岸,再沿景区内小道往上登攀。尽管刚下过小雨,但景区小道上铺有石板,上行道路并不困难。在树林覆盖的曲径旁,有一些仿古人雕像,有的在下棋,有的在交谈。最上面有一座凉亭,可以看到远处。再往上还有几十米没有路,只有村民从荒草中踏出的小径。我穿过密林,踏过草地,终于登上了崖顶。

  我抬头观望,不远处有一条水泥乡道,横在眼前。我迟疑了一下,向左奔北边方向而去。我往前行了数百米,一直到达了高速公路的洞口出入口,碰到几位老乡后,才知道选错了方向。然后往回走,经过原来上山的地点,再往前走,从高架路桥上跨过高速公路,再上了一段高坡,到达089县道的拐弯处。终于找到了袁之明的家,此时已经是正午12点钟了。一些年轻的村民告诉我,袁之明在东面的田上,有人帮我去叫他去了。

  我在路旁高坡上四处观望,印象中的乡村面貌已经彻底改变了。原先分散的被树林和竹林包围的农家小屋不见了,代之以紧靠着县道、乡道的两层钢筋水泥小洋楼,以便通气、通电、通信。原先的村中小道不见了,代之以水泥路面的县道和乡道,村民出行依靠汽车和摩托车。成遵高速公路在下面通过,将原和平四队切割成两半,两边靠高架路桥连通。紧靠龙溪河的悬崖,已经成为洞窝峡谷风景区的一部分,其二十个景点有一半在和平四队的地盘上。原先的乡间小路,粮库和晒谷场,开会用的小屋,全没有了踪影。偏僻封闭的乡村已经成了四通八达的城郊新村。

  袁之明大哥从县道东头缓缓走过来,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戴着蓝色的有沿帽,赤脚穿着拖鞋,身上围个旧布围裙,像他父亲袁大爷一样笑呵呵的,我赶忙迎上去和他打招呼。开始他还没有认出我,在简短提起往事后,他记起了我,并说出了我的名字。我很高兴,五十多年后他居然还记得我的名字。

  他带我进入他家的堂屋。我问起他原先住的地方在哪里?他领着我穿过屋旁小巷道,在屋后看到了他家的果园。他家以前居住的老屋已经没有了,果菜园还在。桂圆树、柿子树、蒲桃树等果树一大片,没有修剪过。地面坑坑洼洼,还有一些开着小花的药草。数百平米的一个大园子,里面乱糟糟的,一片杂乱破败景象。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令我顿生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我清楚地记得,以前的园子可不是这个样子。原先袁大爷的独家小院方方正正,四周被竹林和桂圆树包围。高坡上是一排四五间的平房,面前开阔,门前空地下台阶是花草种植地,栽满各种奇花异草,再下面是自家菜地。左后边有蒲桃、柿子等多种果树。菜地和果树整理得井井有条。我在这宁静而漂亮的花果园中生活了半年,留下了极其深刻而非常美好的印象,五十多年来还时时记起,难以忘怀。

  找到袁之明大哥后,我与重午先生、我的老伴通了电话。我在袁大哥家草草吃了一顿便餐就急忙和袁大哥走便道下山去接他们。走出不远,得知他们乘车通过景区大门,绕道从089县道上山来了。

  我们一道在袁大哥家里休息了片刻,参观了他家的果园。袁大哥请我们尝了他家的桂圆。这种桂圆个小,但味正且甜。他还摘了一些桂圆和柿子,送给我带走。我们一起合影留念之后,就匆匆告辞了。

  就我个人的愿望而言,我很想到村中各处走走,多了解一些过去认识社员的现况。如果我这样长时间地逗留,将陪同我前来的大家晾在一边干等,那是极不礼貌的行为。后来我又想,重午先生为我提供了专车方便条件,我可以和大家一起坐车到奎丰村、和平村等地去看看,这是完全可以的,没有什么不妥。可惜我们走得太匆忙了。

  不远千里来寻访故地,只停留了个把小时的时间,实在有些遗憾。但是能够在古稀之年,实现了多年来旧地重游的心愿,实在是值得庆幸、值得高兴的事情。

  小车走乡道往北,从桥上跨过高速公路,沿我上山探路走过的地段,来到了成遵高速的入口外,向左拐弯,上了通往泸州城内的大道。云层低垂,天气阴沉。我靠在座椅后背上闭目思考。

  时代在前进,社会在进步。像全国城乡一样,我生活过的泸县奎峰农村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乡亲们过着安逸幸福的生活,年轻人对过去这里的历史没有什么印象。我多年来脑海中经常浮现的偏僻宁静的小乡村,稻花飘香的田野和山岗,纯朴本分安居乐业的社员,还有令我难以忘怀的袁大爷的果菜园,都已经不复存在了。那些美好的记忆,还仍然会存在我的记忆里,随着我们这一代人的离去,将永远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当天晚上,重午先生在“泸州别院”设宴招待我们。这家餐馆很偏僻、雅静,餐馆不大,但很有文化气息。取名“别院”,前所未闻。是取意于“别具匠心”、“别有天地”,还是“别开生面”、“别树一帜”,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与众不同。

  参加聚会的除重午先生一家和我们以外,还请来了泸县的傅善章宗亲及家人。参加聚会的都是傅家人或亲戚,浓郁的友情、亲情,造就了无拘无束的、热烈而温馨的氛围。你看看我们照的合影,就尽显亲密和欢快的气氛。

  重午先生姓傅,泸州市叙永县人,祖籍在福建连城朋口,是客家人。家族中保留着客家人勤劳热情、诚信友善的传统。重午先生出身书香门第,家族中人才辈出,自己也是颇有建树的文化学者。善章宗亲是乡镇干部,在部队锻炼多年,精明能干。现在尽职尽力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也关心和参与姓氏文化研究。他带来的《泸县傅氏族谱》体例规范,层次分明,内容充实,装帧精美,是我见过的大量族谱中最精美者之一。由于我已经彻底退出了姓氏文化研究活动,没有仔细阅读,提出中肯意见,深感抱歉。

  我们交谈甚欢,宴会一直到很晚才结束。

 

  9月25日,重午先生邀请我们到长江南岸的张坝桂圆林公园游玩。泸州周边风景区很多,选择张坝桂圆林,一是比较近,二是有特色。泸州以盛产桂圆而著称。一个以桂圆树为主题的公园,其他地区还没有见到过。

  现在正是桂圆成熟的季节。桂圆林公园路边及门口,都有卖桂圆的摊位,还有进园后可以随意品尝桂圆的票券出售。这个公园范围很大,到处长满了桂圆树,树上都挂满了果。与乡村农家的果树不同,这里的桂圆树都很高大,有许多大树上还有标牌,写明栽种时间,好多树龄都在200年以上。这些树是遍布泸州各地桂圆树的老祖宗。

  我们在林间小道上行走、观望。地上有许多成熟后自然掉落的桂圆,一些游客情不自禁捡拾来吃。而没有人捡的大量果实,就在地上慢慢烂掉,真有些可惜。

  公园内靠长江边上,正在平整土地,可能是在建设配套设施,将来此地会建设得更漂亮。长江对岸是罗汉场,离洞窝景区不远。过去过江要靠渡船。现在长江上有多座大桥,过江很方便了。张坝桂圆林公园已经成为泸州市民周末休假的好去处。

  重午先生家住龙马潭区墨香苑住宅小区,离我们入住的巨洋饭店不远。傍晚时分,重午先生和夫人邀请我们到他家里去看看。墨香苑是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闹中取静,隐匿于繁华闹市之中, 为众多高大建筑所包围。在大街上向小区大门看去,分明是一座绿树成荫的公园。园内座座两层住宅与层层绿树相互掩映,中间夹杂着一些供居民休闲娱乐和锻炼身体的空地和设施。

  走进重午先生的家里,就能感觉到浓郁的文化气息。大大的客厅亮堂整洁,自己精心设计与装修,既新潮又实用。客厅是家中的活动中心,卧室、起居间、书房、工作室,厨房、餐厅、卫生间,有序分布四周。屋外还充分利用空间开辟了花房,种上了花草。可以看出,重午先生的日常生活,经过自己的精心打造,过得非常的充实和舒适。重午先生在文化领域颇有建树,子女都事业有成,家庭和睦,生活幸福。这着实使我感到非常之感慨和羡慕。

  几天来,重午先生及家人对我们热情接待,精心照顾,重午夫人脚腕扭伤,也外出陪同我们活动。这一切都使我们十分感动。我为能够结识这样一些素质高雅、真诚热情的朋友感到庆幸。愿他们永远健康幸福。古人有诗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人们的心愿可以通过网络实现了。 当然,我更希望在将来有机会能够和重午先生和家人再次相见。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

 

我的夕阳红VIP之旅(四) - 傅荣楷 - 金色的秋天 (傅荣楷)